茯琳糕

随笔

咖啦——

走进家里,我随手关上了门,门锁扣上的声音在冰冷的屋子里,格外分明。

「我回来了。」

无人回应。

噢,对的,你已经不在了。

又是一次恍然,一次心痛。

评论

热度(1)